ag娱乐APP_ag平台app下载

主页 > 两岸 > > 正文

商务部新农村商网TV版

2020-05-22 00:32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2018年4月17日,河南省政府新闻办新闻发布会宣布:舞阳县成功实现脱贫“摘帽”,全县112个贫困村和4.38万贫困群众实现脱贫,成为我省第一个实现脱贫摘帽的省定贫困县。

  两年过去了,脱贫的群众现在生活得怎么样?如何防止成功脱贫的群众返贫?记者近日来到舞阳,进农舍,下田间,察看脱贫车间,探访生产大棚,实地感受了该县“融合党建”工程给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注入的强大活力,看到了干部群众聚齐心劲儿促增收的火热劲头。

  党建融进去,经济强起来,脱贫群众收入稳步增长,“融合党建”机制正在为脱贫农户筑起牢靠的返贫“防火墙”。

  4月26日,阳光明媚,舞阳县文峰乡李斌庄村的河南华宝农业开发有限公司香菇产业园内,摆放整齐的几十个浅口塑料筐里,均匀地摊晒着香菇。菌褶反射着阳光,白花花的一大片,有点刺眼。

  香菇旁边的棚子下,温瑞清老人跟他的老伴,正在剪香菇梗。他粗糙的手拿着小剪刀在香菇堆里熟练翻飞。

  “俺今年68岁,以前都是自己家种香菇,现在年龄大了,没有种的力气了,每天跟老伴就来这里务工,不出啥大力气也有钱拿。”温瑞清说。他是文峰乡温楼村人,儿女在外地打工,现在和老伴两人,除了在厂区干活就是在家带孙子,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温瑞清是产业园里正在干活儿的数十名农民工中的一个。华宝公司拥有日产8万袋的现代化香菇制袋车间,建有5座库容超百吨的冷库,技术力量雄厚,带动当地3563户贫困户种植香菇和就业。

  “有华宝公司做靠山,脱贫群众增收就有了稳定指望。”文峰乡党委书记王旭东说。

  上世纪90年代,舞阳县实施“富民工程”时,文峰乡尝试了多种特色产业,历经优胜劣汰,最终只有香菇产业保留了下来。从那时起直到现在,李斌庄等五个村的村民几乎家家户户都种香菇。

  地处平原的文峰乡并不具备种植香菇的自然优势,但这里有产业基础,干部群众有产业意识。2015年,华宝公司到文峰乡租赁土地350亩开始香菇种植,并在当地政府的撮合下与菇农结成了香菇生产联合体。

  为了强化这种联合优势,实现更高水平的企、农双赢,2017年7月在县委组织部的指导下,一个别具特色的“文峰乡香菇产业党委”诞生了。该党组织下辖华宝公司1个企业党支部和香菇产业集中的李斌庄等5个村的5个农村党支部,由文峰乡党委副书记任香菇产业党委书记、华宝公司党组织负责人任副书记,采取属地和行业相结合的管理模式。“建立在香菇产业链上的产业党委,如同黏合剂,将全乡136户香菇种植户、8个食用菌标准化种植基地、21个合作社和10个家庭农场牢牢地整合在一起;又如同助推剂,引领企业扶贫、带贫。华宝公司通过园区务工、入股分红和承包大棚三种模式,带动周边贫困户2300多户,帮助其累计增收771万多元。”王旭东说。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文峰乡菇农种植的香菇属于木腐菌,制作菌袋需要耗费大量木材。华宝公司依托技术优势,正在引导菇农种植以玉米秸秆为原料的草菇等草腐菌。产业调整到位后,菇农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更加宽广,收入将稳定增长。

  舞阳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王蕾说:“为破解党建与发展‘两张皮’问题,我们实施了‘融合党建’工程,将党建工作与中心工作同研究同部署,使党的建设有效融入中心工作,力求实现高质量党建推动高质量发展。文峰乡香菇产业党委的建立,是我们结合脱贫攻坚开展的尝试之一。”

  党建融进去,产业强起来,农村政治组织资源与经济组织资源的有机融合,引领舞阳农民以更稳健的步伐朝着“脱贫不返贫、阔步奔小康”目标高歌向前。

  绕过吴城镇北高村村委会办公楼,进入欣欣鸿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宽敞明亮的厂房,去年刚脱贫的20多名村民,正在流水线上作业。

  “知道咱这儿的电子厂是给谁代工吗?”北高村党支部书记高景红一脸骄傲地说,“是华为!”

  欣欣鸿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所在的厂房、办公楼和宿舍楼,都是北高村的村集体财产,公司今年能为北高村村集体经济增加20万元以上的租金收入。

  招引欣欣鸿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落地北高村,是吴城镇党委书记柴向国和村支书高景红的神来之笔。

  这还要从吴城镇的状况说起。吴城镇过去是个“老大难”,在舞阳县所有乡镇中,它的面积排第二,人口排第一,同时贫困村、贫困户的数量也位居全县第一。全镇建档立卡贫困户一共有1777户5660人,如今还有169户301人未脱贫,其中72户为特殊困难贫困户。“这类贫困户单靠其自身力量奔小康难度比较大,必须靠发展集体经济来带着他们富起来。”柴向国说。

  但吴城镇35个村里,只有三分之一的村集体经济超过了10万元,大部分村集体经济比较薄弱。

  这样的吴城镇,最大的优势就是人。“欣欣鸿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落地北高村最大的原因就是看准了周边有充足又不昂贵的劳动力资源。”柴向国回忆说,对北高村来说,该公司一入驻就给村里带来了100多个工作岗位,目前正在建设的无尘车间投入使用后还可以继续增加300多个岗位。

  而要说吴城镇最大的“劣势”,也是人。“我刚当村支书时,村集体一穷二白,村民又穷又倔,劝他们出门工作,成了最难的事。”高景红说,当时为了说动赋闲在家的村民到电子厂就业,他和爱人骑着电动车在村里挨家挨户地跑。

  真正把村民们的士气带动起来的,是村党支部织就的一张“支部+协会”的党建网络。

  “我们在村里成立了村规民约执行监督组、‘五老’协会、新农村建设协会、红白理事会、民事调解组、妇女禁赌协会等13个村级组织,然后让咱们的党员积极参与进去。”高景红说,村党支部抓党员,党员管好各个协会,协会带动全村群众,这样全村一盘棋就下活了。

  除此之外,北高村还制定了公开承诺制度,村“两委”在每年的元宵晚会上承诺十件实事,到次年的元宵晚会向村民公开报告完成情况。

  “党建做好了,群众才能团结,群众团结了,才能发动大家建设集体经济,集体经济强大了,贫困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柴向国总结说。

  2017年开始,北高村整合村内荒坑、荒塘14亩,投资210万元,建成了一座300千瓦的光伏发电站,年增加村集体经济收入12.9万元;争取政策性资金312万元,自筹资金100万元,建成2座标准化厂房、1座办公楼和1栋宿舍楼。2018年,吸引欣欣鸿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入驻后,当年增加村集体经济收入15万元。2019年,村集体经济收入突破30万元。

  “支部+协会”的党建模式,把北高村的集体经济带得红红火火,最终受惠的还是村民们。“集体有钱了,我们就可以为村民办更多的事,让村民有更多机会挣钱,贫困的帽子就一去不复返了。”高景红说。

  他告诉记者,未来,村集体还打算入股欣欣鸿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这个公司刚起步,我还在观察,目前收房租比较稳妥,如果以后这公司发展得好,村集体入股也很有可能。”

  在“后脱贫时代”,舞阳县融合党建系列工程的穿针引线,把返贫“防火墙”一砖一瓦都垒得无比扎实。

  太尉镇是舞阳县最偏远的乡镇,发展经济的先天条件并不好,但这两年该镇的经济却搞得有声有色,不仅建起了发展势头迅猛的工业园区,还在魏集村、庙张村建起了红红火火的天农源构生态扶贫产业园。

  扶贫产业园占地1100亩,主要打造的是构树饲料产业。整个园区分为养殖、种植、采摘观光、市场销售、种苗繁育、仓储加工六大板块,直接造福于全镇18个村的316户贫困户。

  “建这么大的产业园区,光是土地流转就要愁死人,更别说要尽量惠及贫困户了。”太尉镇党委书记赵方略说,“我们建设扶贫产业园的‘秘籍’,就是‘化整为零’,再‘化零为整’。”

  他介绍说,“前期,我们通过每亩补贴100元的方式,鼓励村组党员、干部、经营大户带头流转各村、组贫困户的土地,将贫困户的土地化整为零,流转后的资金交入镇财政产业发展专用账户;之后,在规划好的产业园区域内,镇政府利用流转资金以每亩100元进行补贴,重新租赁同等面积土地。前后两百块钱的补贴,是为了弥补可能存在的土地流转差价。”

  这样一来,贫困户分散在各村的土地,就被巧妙地统一置换到了扶贫产业园内,全镇的贫困户就被集中纳入产业带贫的“保护伞”下。

  参与流转的贫困户的土地,默认遵守土地的“三权分置”原则,即所有权不变,使用权交给贫困户,选择产业的权利交给龙头企业,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确保贫困户、村集体、企业三方都能实现增收。

  “土地流转过来后,对贫困户我们的安排是,有力气的就自己种,不想种的就进园区务工,种不了的则进行托管种植,实行保底分红。”赵方略进一步解释道。

  “这个方案,说着容易做起来难。要不是这些年党建做得好,基层有着强有力的党组织,我们的土地流转和园区规划、建设工作不可能推行得这么顺利。”赵方略感慨道,“动力是党建,后盾是基层党组织,建强党的战斗堡垒真是太重要了。”

  目前,扶贫产业园已经按照计划实现了三方增收目标。2019年,园区内列入管理的212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户均收入增长2000元;企业年销售收入达到7500万元,同比增长32%;村集体经济收入也实现了每村增收超过5000元。

  “习总书记在陕西考察时指出,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舞阳前年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但巩固脱贫成果的任务还很艰巨,我们要继续紧紧抓住党建这个引领,在产业扶贫、就业帮扶、建立防返贫机制上下足绣花功夫,决不让一个群众在小康路上掉队。”漯河市委常委、舞阳县委书记李亦博说。

点击排行